王翦打仗有个习惯,秦始皇觉得肉疼,却只能咬牙答应

一、

众所周知,在战国时期的四大名将里面,老将廉颇因得不到君主信任,而不被重用,最终寂寞终生;名将李牧有勇有谋尽洒疆场,却因秦国反间计,含恨而死;武安君白起一生杀百万敌军威震古今,最后还是因功高震主,被帝王赐死。可以说四大名将大部分都是死于君主猜忌,只有老将王翦得以善终,看来王翦此人并非一个只会带兵打仗莽夫!

太史公司马迁曾说过:“王氏、蒙氏功为多,名施于后世。”的确如此,在秦国统一六国的过程中,王翦与其子王贲一并成为秦始皇兼灭六国的最大功臣。尤其是他在破赵国都城邯郸和以绝大部分兵力消灭楚国为后世称道。后来因功绩卓著,秦始皇嬴政更是尊其为师!然而就是这样著名的军事家在领兵打仗时有个习惯,让秦始皇觉得非常肉疼,但却只能咬牙答应!

二、

秦始皇十一年(公元前236年),大将王翦第一次登上历史舞台,带领一支秦国精锐部队攻下了赵国阏与,并且越战越勇士气高涨,一连攻取赵地九座城邑,一时间风头出尽。随后在秦始皇正式亲政后,一统天下的计划提到议事日程,王翦作为新升起的将领之星,自然受到秦王特别重用。期间,除了最先的灭亡韩国王翦没有参与外,其他五国要么为王翦带兵所灭,要么为其子王贲攻克而亡。

当时各国经过一个战神白起的恐怖摧残,还没缓过神来,自然难以抵挡王翦父子俩的铁蹄蹂躏。这俩父子在战国末期越战越勇一路凯歌向前,王翦的名气也威震六国。我们都知道白起在作战中多以摧毁敌人有生力量为目的,而大将王翦则是以最小代价换取胜利。王翦每次带兵打仗都有个习惯,需要秦国用大量的人力武力配合,情报上也要鼎力支持。例如秦始皇十八年,王翦带兵围攻赵国,与名将李牧相持一年之久都未进攻,最后使用反间计除掉李牧。事后王翦势如破竹前行,攻下赵国的都城邯郸,俘虏赵王迁。

三、

秦始皇十九年(公元前227年),秦国历史上发生了著名的荆轲刺秦王事件,荆轲失败后。秦始皇非常盛怒,并利用这个机会派王翦领军远征讨伐燕国。燕王喜见状便联合代王赵嘉誓死抵抗秦军,燕代联军虽然由燕国的太子丹统领,但怎奈何秦军强大,最后在易水河边兵败。王翦乘势攻取了燕都城蓟,燕王喜逃到了辽东,燕国自此名存实亡。

秦始皇二十二年(公元前225年),秦始皇又派王翦之子王贲率军攻打楚国,重创楚军,夺取楚国十余座城池。然后王贲接到嬴政命令北上攻伐魏国,王贲到魏地选择引黄河之水灌淹魏国都城大梁(开封),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水淹大梁城。同年三月,大梁城毁垣塌魏王假投降,魏国灭亡。紧接着王贲又平定了魏国各地,设魏地东面为砀郡。

四、

秦始皇二十三年(公元前224年),秦始皇嬴政再次政召集群臣廷议,商讨灭楚大计。当时秦国横扫六国势如破竹,先后灭亡韩、赵、魏三国,并数次击败楚军。秦始皇知道李信十分勇猛果断就问:“寡人攻取楚国,将军估算需调用多少军士才够?”李信回答道:“不过二十万人,便可打败楚国!”嬴政又问老将王翦,王翦回答说:“非六十万人不可。”此时秦始皇大喜的说到:“王老将军老喽!小小楚国就胆怯了!还是李将军果断勇敢。”于是便派李信和蒙恬率军二十万向南进发攻打楚国。

在战国后期楚国虽然已经衰落下去,但是瘦死的骆驼还是比马大,要拿下楚国依然不可掉以轻心,毕竟在当时,楚国是占地最大的一个国家。后来王翦因秦始皇不采纳自己的意见,就称病推托,回到家乡频阳养老。后来李信因轻敌被楚国名将项燕大败而归,此一战算是秦国统一六国少有败仗。秦始皇知道后非常震怒,随后便亲自乘快车奔往频阳向王翦致歉,并答应他的一切伐楚要求。

五、

秦始皇二十三年(公元前224年),老将王翦终领兵六十万大军伐楚。大军抵达楚国国境之后整整一年坚壁不出,六十万士兵都囤积起来休养生息,甚至每天比赛投石以作娱乐。楚国因为兵少而无可奈何只能防守,一年后终于按捺不住,正当楚军在调动之际,王翦就率兵出击大破楚军,杀名将项燕于蕲,虏楚王负刍平定楚国 。随后又南征百越取得胜利,因功晋封武成侯。

大家都知道,王翦每次带兵打仗都有个习惯,需要秦国用大量的人力武力配合。尤其是在灭国级战役上调动人马会更众多,消耗的物资自然就高。所以对于王翦统兵出征楚国,秦始皇依旧感到非常肉疼,但却也只能咬牙答应!毕竟从战争结果来看,部队的损失也是非常小,足可以显示王翦的军事智商之高!

六、

回过头来再说,六十万大军,那可是秦国全部家当。彼时秦始皇拱手而将此托付给一个异姓将军,其之担忧可想而知。而王翦另一个高明之处就是其他将领无法能比的,那就是“自污”自己,也就是毁掉自己的形象。据史料记载王翦每次出征都会给秦始皇要钱、要封地、还要豪宅!更为重要的是,越是大战,王翦要的越没有数,史载:“又连续五次求赐美田!”

说到这里,想必大家都明白了。王翦之所以三番五次索要无度,无非也如他自己所言,为向始皇表示自己胸无大志、更无异志,以让始皇宽心!而最终也是在君臣二人之间相互心照不宣下,才完成灭楚大业!最后我们要说的是王翦一生虽征战无数但他智而不暴、勇而多谋,在当时杀戮无度的战国时代显得极为可贵。他虽功高震主,但他深知“狡兔死,走狗烹”的道理,善于揣摩帝王之术而得以善终。

a b